周二. 2月 27th, 2024

大宗商品贸易 “宁波帮”稳在哪?

活动现场。主办方供图(下同)

  “看!我们的会场集聚了‘60后’‘70后’‘80后’三代企业家,堪称新一代‘宁波帮’的代表。光是台上4个人所在的公司,年营收就在3000亿元以上。作为贸易商,我们对整体经济形势依然有信心,愿意为宁波制造业作出更大贡献!”

  昨天,宁波市举办“亲清论坛”暨2024中国经济发展机遇与信心企业家研讨会(以下简称研讨会)。现场,浙江前程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沈志宏就“提振信心·甬毅前行”主题表态发言,赢得全场企业家的连连喝彩。

  当前,宁波企业家正面临复杂的外部环境。全球经济下行、地缘政治冲突、市场价格波动……但“办法总比困难多”,新一代“宁波帮”与时偕行,发扬“四千精神”,勇拓市场。

  “我们从事大宗商品贸易行业。前20年,行业处于上涨周期,外贸人只要有资金、有胆魄、有资源,就能挣钱。也有企业通过期货手段,将赚取基差视为盈利模式。现在我们处在经济结构调整、产能过剩的周期,进入存量竞争市场,我们必须摆脱路径依赖,实现转型升级。”中基宁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周海鹏道出对形势的研判。

  正因如此,中基宁波集团经过多年探索,走出了“以贸易服务产业”的大宗商品贸易发展之路,不再博弈商品的绝对价值,而是把产业链环节做专做深,为实体经济赋能。周海鹏相信,这种模式符合未来中国商业社会的发展方向,将带动更多中小企业走出创新之路。

  作为周海鹏的同行,中哲物产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晓峰更重视商品供求研究、风控体系完善,以应对市场环境的变化。

  “在大宗商品贸易这行,相比中基、远大、前程,我们中哲物产入行才6年,还是‘小阿弟’。”王晓峰说,5年前,企业有个谨慎的小目标,就是对于单价8000元到1万元的大宗商品,企业赚取30元利差就好了,“只是没想到,这个小目标当年没有达成”。

  由于全球经济形势复杂严峻,大宗商品价格走势跌宕起伏,“稳稳的小利润”背后,也必须依赖深层次的产业研究与严格有效的市场风控。

  “我们有3家子公司,每一家子公司的研究人员占总人数的20%到30%。我们通过对商品供求关系的研究调配库存总量,以提升盈利规模。在风控方面,我们为每个团队设定了预警和止损的标准,不能因为有套期保值等手段,就不重视风险管理。”王晓峰分享道。

  由此看来,宁波企业家的拓市场方式,主打一个“稳”字。他们没有投机取巧“赚快钱”,而是稳步提升抓服务;没有“赌运气”,而是稳扎稳打向前行。

大宗商品贸易 “宁波帮”稳在哪?

  值得一提的是,“宁波帮”团结一致、互相合作的精神,让宁波民营经济的“大船”行稳致远,为宁波营造良好的行业生态圈。

  “宁波、厦门、杭州是全国做大宗商品贸易最具代表性的三座城市。厦门依托国企的资金和物流优势,杭州有发达的金融支持,而宁波的核心竞争力,在于广大民营企业家重视人才导向,坚持商品贸易的本质,为上下游企业做服务。”远大物产集团有限公司执行总裁许朝阳总结道。

  在许朝阳看来,正是“宁波帮”精神,让宁波大宗商品贸易龙头企业“拧成一股绳”——大家不会视同行为竞争对手,而是强调合作共赢,“在不知不觉间,自然而然形成一个开放包容的生态圈”。

  现场,永新光学总经理毛磊感慨万千。

  “我们在座的都是‘一米宽,百米深’的企业。现在全球制造业的产业链包括供应链、创新链、人才链,在新一轮数字科技变革的推动下,正在进行大规模重组,换句话说,就是大家都在‘卷’,而且‘卷’得越来越快。”毛磊说,如此一来,生态圈显得更为重要,大伙儿各择“一米宽”,锚定方向,将自身技术优势和市场需求紧密结合;掘“百米深”,守住赛道、专注深耕,直至成为掌握独门绝技的产业链“配套专家”,促进要素自由流动和资源优化配置。

  或许,这就是稳的根源、稳的本质。

  “60后”“70后”“80后”齐聚一堂……这既是“宁波帮”经久不衰的魅力所在,也是宁波民营经济扬帆远航的密码。

  记者 严瑾 单玉紫枫

  通讯员 金晓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